王艺忠
云南/西双版纳
19.3万
访问量
王艺忠 独立影视人
1956年2月生于云南(现定居昆明)曾为电台文艺编辑 电视台摄像
1985年开始摄影创作
1990年徒步探险金三角腹地
1992年下海成为独立摄影人

1997年至今数十次独自骑摩托车或搭车深入泛金三角地域,用DV和相机跟踪、拍摄、纪录该地域的社会变迁,特别是那些生存在特殊社会背景下且饱经战乱、毒品、贫困磨难的百姓与自然抗争的经历。2009年7月独立制作的纪录片《生活在金三角的人们》获第16届国际影视人类学大奖

联系方式:
手机:18313235067;13308819556;
邮箱:33wyzh@163.com;QQ:370801374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2011-05-17 22:55
3
0
2211
W市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边境城市,汉族人口不足50%。近年来,这个不到20万人口的W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和边境贸易及旅游业的兴起,流动人口也在不断地猛增。汇集于此的海洛因吸食者、妓女、爱滋病感染者的人数相比国内任何城市都更为严重,特别是静脉注射的吸毒方式在这里更是触目惊心。清晨8点,我在W市区的一片废墟上与人露宿于此且正在吸食、注射毒品的人交谈: “你是怎么染上毒瘾的?有几年了?”我问。 “来这里打工时无聊好奇染上了的毒瘾,算起来吸毒至今都20多年了” 43岁的鲁某停了停接着说“我是从X市过来的,这里吸毒的人大多都是从外地来这里打工时才染上的毒瘾。” “我看你手上还插着针管是注射毒品吗?”我问。 “唉,注射是近3年的事,我现在不但患上了爱滋病还是肝癌晚期,肚子里的肿瘤比拳头都还大。” 鲁某用手指着自己的肚子满脸愁容地回答说:“现在打工也没有力气了,毒瘾又戒不掉,有病又没有钱医。唉!生活太难、太难熬了。” “当地政府不管你们吗?” 我问。 “我们住在这里(城市废墟)警察还要拿棍子来赶我们,怕我们影响市容。” 本地爱滋病患者岩某接过话茬:“像我们这种人,就是去打工人家也不敢要,没有办法大家只好靠到街上捡废品卖来度日……” 其实,W市不但是中国最早出现爱滋病的地方,也是当下中国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你是本地的?成家没有?有小孩吗?”我问。 “是的,我是本地的傣族,今年我37岁,有一个刚满10岁的男孩。”岩某低头拉起裤腿,叹了一口气说:“吸毒都20多年了。你看,得了爱滋病的人连脚烂了也医不好。唉,我现在是有家不敢回啊。” 长期以来,W市一直被人们视为是“金三角贩运海洛因和鸦片到中国的中转站。”从泰、老、缅三国的几个毒品产地的海洛因被走私到这里,致使大量边民、打工者染上毒瘾,不能自拔。经了解,在W市(地下市场)购买注射三次海洛因的费用约需人民币10元。这些丧失就业机会又无法摆脱毒瘾的吸毒者们,为了保证每天的毒品需求和饮食开销,他们汇聚在一起,有的靠倒卖零星毒品予同伴、有的靠捡废品、有的甚至夜间行窃…… 访谈中,我发现仅聚集在这片废墟的吸毒者中除了国内的还有从境外过来的缅甸人和巴基斯坦籍人,人数约20余人。而被我拍照的7人中,已经有5人患上了艾滋病,有的身体开始溃烂已接近艾滋病晚期,总之,他们已无法摆脱对毒品依赖。 注:本人发此组图集的目的在于佐证毒源金三角给我国边境乃至内陆带来的灾难。
2011-05-17 22:43
11
0
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