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艺忠
云南/西双版纳
19.7万
访问量
王艺忠 独立影视人
1956年2月生于云南(现定居昆明)曾为电台文艺编辑 电视台摄像
1985年开始摄影创作
1990年徒步探险金三角腹地
1992年下海成为独立摄影人

1997年至今数十次独自骑摩托车或搭车深入泛金三角地域,用DV和相机跟踪、拍摄、纪录该地域的社会变迁,特别是那些生存在特殊社会背景下且饱经战乱、毒品、贫困磨难的百姓与自然抗争的经历。2009年7月独立制作的纪录片《生活在金三角的人们》获第16届国际影视人类学大奖

联系方式:
手机:18313235067;13308819556;
邮箱:33wyzh@163.com;QQ:370801374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万象之国”的老挝,在古代时期,大象被视为“神”,象征着力量、精神和智慧。然而,2001年以来随着中老边境口岸的不断开放及中国对红木家具市场的巨大需求,导致湄公河沿岸(老挝段)的森林被过度开采,甚至盗伐。致使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林中搬运木材,其境况非常令人担忧。 湄公河两岸都是密密层层的树木,由于交通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靠大象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这些大象几乎每天都要在林中高负荷的来回拉运木材8、9个小时,一天下来常常累得半死。由于木材过长不便在林中转弯,大象时常不得不用头来开路,而且还经常被林中的树木将木材卡住,此时大象的主人会不停地发出的指令让大象前后左右的来回折腾,若大象未能及时理解主人发出的口令便会立刻遭到斧头、砍刀背的猛烈殴打,惨不忍睹。大象在拉运木材的过程中几乎整天不得饮水、进食,有时木材不慎滑落山下,大象还得照主人的旨意从山下重拉回到山梁再按指定的路线下到山谷,负重上坡对大象而言更是难上加难,有时前行一小时还不足50米。大象每每碰到巨大沉重的木材时不得不前行10来米就停下歇息片刻再继续,且每次奋力前行时都会听到大象不由自主地发出凄惨揪心的哀嚎声…… 随着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对流域生态资源开发与保护的矛盾日趋突出。如今随着栖息地面积的锐减,野生象数目在迅速减少。大多数人工驯养象都在帮助人类砍伐原本属于自己家园的原始森林,这些傻家伙并不知道,这种相助无异于自掘坟墓。人们在面对资源与财富的时候,是否也该反思一下动物们的“权利与它们生存的环境”,毕竟彼此都共存于一个家园、一个地球。 {此专题3年跟踪拍摄完成)
2011-07-04 14:35
18
0
5718
2011-07-04 14:29
1
0
3986
2011-06-04 16:56
1
0
1947
2011-05-25 19:38
0
0
2197
金三角之童军(不一样的童年)
金三角重中之重的佤邦联合军为应对战争的突发,急招数千名5至12岁的童军上前线受训。
“本应上学读书的孩子你们却拿来当兵,这些还没有抢高的孩子他们能打仗吗?”本人询问佤邦官员。
“没有办法,不是我们想打仗,你要怪就去怪老缅吧。”官员停了停:“难道这些孩子打出去的子弹杀不死人吗?再说我们也不会先开第一枪。这些童军通过我们的正规训练,两年后都将成为合格的军人,我和我们的老兵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佤邦官员回答。
自2009年果敢8.8事件后,佤邦联合军也被纳入了缅甸政府军的主要收编对象。2009至2010年经双方三次磋商、谈判均未达成一致,最终佤邦主动放弃谈判并对外宣称:“不分裂国家、不闹独立;不交一枪一弹、不让一寸土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佤邦联合党中央号召:“全军、全邦各族人民团结一致,敢于消灭一切入侵之敌。佤邦各族人民一定要要有尊严的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
现如今,缅政府早已派重兵压向佤邦边境,战争一触即发。孩子们的命运……?
注:此图集特为即将到来的国际儿童节而发
2011-05-25 19:10
14
0
4303
2011-05-17 22:55
3
0
2263
W市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边境城市,汉族人口不足50%。近年来,这个不到20万人口的W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和边境贸易及旅游业的兴起,流动人口也在不断地猛增。汇集于此的海洛因吸食者、妓女、爱滋病感染者的人数相比国内任何城市都更为严重,特别是静脉注射的吸毒方式在这里更是触目惊心。清晨8点,我在W市区的一片废墟上与人露宿于此且正在吸食、注射毒品的人交谈: “你是怎么染上毒瘾的?有几年了?”我问。 “来这里打工时无聊好奇染上了的毒瘾,算起来吸毒至今都20多年了” 43岁的鲁某停了停接着说“我是从X市过来的,这里吸毒的人大多都是从外地来这里打工时才染上的毒瘾。” “我看你手上还插着针管是注射毒品吗?”我问。 “唉,注射是近3年的事,我现在不但患上了爱滋病还是肝癌晚期,肚子里的肿瘤比拳头都还大。” 鲁某用手指着自己的肚子满脸愁容地回答说:“现在打工也没有力气了,毒瘾又戒不掉,有病又没有钱医。唉!生活太难、太难熬了。” “当地政府不管你们吗?” 我问。 “我们住在这里(城市废墟)警察还要拿棍子来赶我们,怕我们影响市容。” 本地爱滋病患者岩某接过话茬:“像我们这种人,就是去打工人家也不敢要,没有办法大家只好靠到街上捡废品卖来度日……” 其实,W市不但是中国最早出现爱滋病的地方,也是当下中国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你是本地的?成家没有?有小孩吗?”我问。 “是的,我是本地的傣族,今年我37岁,有一个刚满10岁的男孩。”岩某低头拉起裤腿,叹了一口气说:“吸毒都20多年了。你看,得了爱滋病的人连脚烂了也医不好。唉,我现在是有家不敢回啊。” 长期以来,W市一直被人们视为是“金三角贩运海洛因和鸦片到中国的中转站。”从泰、老、缅三国的几个毒品产地的海洛因被走私到这里,致使大量边民、打工者染上毒瘾,不能自拔。经了解,在W市(地下市场)购买注射三次海洛因的费用约需人民币10元。这些丧失就业机会又无法摆脱毒瘾的吸毒者们,为了保证每天的毒品需求和饮食开销,他们汇聚在一起,有的靠倒卖零星毒品予同伴、有的靠捡废品、有的甚至夜间行窃…… 访谈中,我发现仅聚集在这片废墟的吸毒者中除了国内的还有从境外过来的缅甸人和巴基斯坦籍人,人数约20余人。而被我拍照的7人中,已经有5人患上了艾滋病,有的身体开始溃烂已接近艾滋病晚期,总之,他们已无法摆脱对毒品依赖。 注:本人发此组图集的目的在于佐证毒源金三角给我国边境乃至内陆带来的灾难。
2011-05-17 22:43
11
0
2778
金三角的“刀耕火种”
这组图片是今年(2011-4-25)在佤邦南康武的一个佤族山寨刚刚拍回来的。
金三角的佤邦地区多为山区,丛林密布,层峦叠嶂。生活在这里的山地民族至今依然沿用着原始的生荒耕作制。
在每年的1、2月份他们先用砍刀、铁斧将树木砍倒,待其晒干后再用火将其焚烧,以此方式来获得所需的耕地(4、5月份播种,10、11月份收割)。经过火烧的土地变得松软,不用翻地,利用地表草木灰作肥料,播种后不再施肥,一般耕种一年后,土质变贫便放弃耕地,7至10年后再次砍、烧、耕种。由于经营粗放,播种山谷亩产只有50千克左右,俗称:“种一偏坡,收一萝萝”。因此,山民种一年的粮食大多只够维持3个月到半年。过去差额部分是靠卖鸦片来弥补(2005年禁种罂粟),如今他们只有靠开垦更大面积的山地来解决肚子问题。但,这样的结果是靠牺牲更大森林的面积为代价的!
2011-05-16 11:43
6
0
2664
生活在金三角地区的野生动物是不幸的,因为这里没有王法。然而,你是否想过真正造成它们不幸的却是有王法的周边国度。大量野生动物从边境流入中国近年来随着我国对缅甸、老挝边境地区的开放和旅游的发展,食用野生动物的需求猛增。特别是与云南接壤的泛金三角地区(老挝、缅甸),有的游客专程来边界旅游的目的之一就是为品尝野味,一饱眼福和口福。一些不法商贩利用边境的自然地理优势,大肆收购、倒卖野生动物。导致当地山民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不停地诱捕、射杀野生动物,造成了生态环境恶化和珍惜野生动物数量的骤减,甚至面临灭绝的危险。由于境外流入的野生动物在云南边境已有公开和暗地的流通渠道及贸易市场。使云南边境野生动物活体贸易不断地升温。特别是饮食、医药、工业原料、以及宠物和动物饲养的社会需求增大,涉及野生动物的种类越来越多。由于边民捕到的野生动物都有销路,尽管一般种类多数供边境地区当地消费,但珍稀种类销路仍然持续紧俏致使数量越来越少。而适宜长时间远途运输的野生动物,如爬行类的龟、蛇、巨蜥,哺乳类的穿山甲等,市场需求和贸易数量都特别大。被运往外地的活体野生动物,也大多数供食用,形成了异地野生动物扩散的潜在问题,这无疑对边境野生动物活体贸易起到了助涨的作用。如此种种,对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存亡威胁很大。随着人们经济水平的提高,消费野生动物的需求在猛增,市场和餐馆出现野生动物的种类越来越多,从珍稀濒危、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到一般动物,从大型野生动物到体型最小的鸟。居然还有人认为:境外的人将外国的野生动物带入中国是好事,可以促进地区经济发展,促进内地游客来边界旅游。特别是口岸地区食用野生动物、用野生动物配制成药酒内销或外运的情况仍屡禁不止。这不但加剧野生动物的猎捕,给不法商贩带来了可乘之机;还助长了食用野生动物的恶习,更造成了生态环境破坏。长此以往势必将影响着中国、他国甚至全球的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工作,造成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
2011-03-03 16:22
5
0
4696
2011-03-03 16:16
1
0
2097
2010-12-15 23:07
0
0
2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