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在这个以全球化名义开始的新一轮掠夺中,“我们”也插手了。
当我们庆幸自己终于“阔了”,可以气宇轩昂地跨国投资的时候,我们选择什么作为?可持续的还是一次性的?别人土地上的生态与我无关?我们的奢华是否来自他人、他乡、他年的透支?当我们自得于“风水轮流转”,也可以到别人土地上捞一把的时候,我们有没有闪过一丝愧疚?掠夺、奴役,这些过去我们用来指责老殖民主义者的词,现在是否也可以用到我们自己头上?

邓启耀
1/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1)
2/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
3/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8)
4/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11)
5/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5)
6/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14)
7/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16)
8/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22)
9/48为加工卡酷煮熬鸦片(2010-2-老挝北部)
10/48伐木工烤制卡酷烟丝(2010-2-老挝北部)
11/48伐木工用芭蕉叶自制卡酷烟丝(2010-2-老挝北部)
12/48说是解乏,但大多伐木工都有吸食卡酷的依赖(2010-2-老挝北部)
13/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3)
14/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4)
15/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17)
16/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0)
17/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7)
18/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6)
19/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0)
20/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8)
21/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39)
22/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1)
23/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2)
24/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3)
25/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4)
26/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5)
27/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6)
28/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7)
29/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8)
30/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49)
31/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1)
32/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2)
33/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4)
34/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3)
35/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7)
36/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5)
37/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5)
38/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6)
39/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8)
40/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59)
41/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0)
42/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1)
43/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2)
44/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3)
45/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4)
46/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8)
47/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6)
48/48中国伐木工人在老挝(2010-2老挝北部)- (67)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