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艺忠
云南/西双版纳
19万
访问量
王艺忠 独立影视人
1956年2月生于云南(现定居昆明)曾为电台文艺编辑 电视台摄像
1985年开始摄影创作
1990年徒步探险金三角腹地
1992年下海成为独立摄影人

1997年至今数十次独自骑摩托车或搭车深入泛金三角地域,用DV和相机跟踪、拍摄、纪录该地域的社会变迁,特别是那些生存在特殊社会背景下且饱经战乱、毒品、贫困磨难的百姓与自然抗争的经历。2009年7月独立制作的纪录片《生活在金三角的人们》获第16届国际影视人类学大奖

联系方式:
手机:18313235067;13308819556;
邮箱:33wyzh@163.com;QQ:370801374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万象之国的“大象节”
图文:王艺忠
我知道西班牙有“斗牛节”,孟加拉有“宰牲节”都名扬天下。但那些节都不属于动物自身,反倒是它们的灾难日。然而,老挝沙耶武里的大象节则不然,整个节日的一切活动都围绕着大象,它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情,真切的爱。据说在老挝的古代,大象被视为“神”,象征着力量、精神和智慧。
老挝古称“澜掌”王国,意为“万象之国”。而沙耶武里省则是整个老挝大象最集中头数最多的省份。2007年沙耶武里省就在虹沙县的望乔村举办了老挝的首届“大象节”。此后,为促进旅游业的发展、保持民族传统和保护大象,老挝每年在沙耶武里举行一次“大象节”。今年已是第九届了,据官方公布参与此次盛会表演的大象共有66头(民间数据69头)。
当然,这个节日也是我参与过的最感慨,最纠结、最欣慰、最具民族风的节日。感慨的是:本该在丛林里自由叱咤的庞然大物,不知何时却沦为了人类的家奴,任人摆布。纠结的是:至今还有千计的大象为满足人类奢华家装的需求,被迫在林区帮助人类自毁家园。欣慰的是:这里的人们开始有了爱护动物、保护生态的意识,且还为它们制定了一年一度的属于自己的节日。
2015-03-02 13:55
2
0
1999
抱歉通知:旅游卫视行者栏目因“海南台风”王艺忠的纪录片播出有变,改为:7月30——8月3日播出《重返金三角》; 8月4日——6日播出《象奴》。每晚9点开播,欢迎各位影友大师们届时收看,谢谢!
2014-07-19 11:43
5
0
1977
在信息、概念包围的当下;在财富、资源堆砌的所谓文明都市里,人们是否还能想到有这样一群阿卡人,他们仍生存在亚热带的崇山峻岭里,至今依然延续着祖上原始的刀耕火种、过着自给自足的简朴生活。他们是湄公河流域典型的高山跨境民族,他们是人类进化留下的痕迹。
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造成了独特的民族文化。他们信奉万物有灵,除了种植旱稻、玉米、甘蔗外,其余时间靠打猎或采摘野果山芋维持生计。日常已婚妇女大多赤裸上身,仅穿一个银饰肚兜与露股沟的黑色短裙作为服装,传统阿卡女人要先怀孕后才能结婚,以此来保证部落的繁衍。
2013-12-20 16:03
12
0
3889
此组图片拍摄于金三角毒品交易的中心城市“打其力”。历史以来由于毒枭云集、财源滚滚,城市的发展速度非常惊人,致使缅甸内陆的贫困人群也蜂拥而至,自2003年至今,该城市的人口从3万余人增至12余万人。不少没有技能、文化的人在求生大军的激烈竞争中被淘汰下来,不愿回乡的他们定居到了垃圾焚烧场周围,每天靠分拣垃圾中可以卖钱的废物来维持生存。他们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每天起早贪黑地在老鼠成群、苍蝇满地、恶臭刺鼻、烟熏火烤的环境中勤奋努力的工作着......
2013-12-11 19:42
20
0
2811
血钻
2012-02-15 18:49
3
0
4071
血钻
41
世界上最美丽的红宝石产于缅甸的莫谷和蒙苏地区,它们纯美的颜色像鸽子血一样鲜艳,因此被称为“鸽血红”。然而在这些美丽动人的红宝石背后,还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与故事。 欲知详情请看博文:http://wangyizho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3500
2012-02-15 17:40
7
0
5648
雾露河是缅甸北部一条被当地人称作“乌尤河”的大江,根据史料记载,这一代在明万历年间归属设在云南德宏州的永昌府管辖。雾露河南北长只有240公里,东西宽170公里,但是这个流域却以丰富的翡翠原生矿著称,它们分布在雾露河流域第四纪和第三纪砾岩层次生翡翠矿床中,除硬玉矿物外,还有白色和绿色的、具有玻璃光泽透辉石,角闪石、霓石、钠长石等矿物以及达到宝石级的绿色翡翠。从明代时期发现翡翠原生矿并开采至今,缅甸依托雾露河流域成为出产翡翠最多的国家,也奠定了缅甸在全世界范围内出产珠宝级翡翠首屈一指的国家地位。目前有很多有实力的珠宝商都在该地设立了原石采集基地。
2003年12月下旬我有幸深入到雾露河流域的帕岗玉石矿区考察了半个多月,不但目睹了帕岗玉石矿区那轰轰烈烈的壮观开采场面,还耳闻了不少围绕雾露河畔玉矿发生的令人咋舌惊叹的大悲大喜的故事。
详情请看:
http://wangyizho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2542
2011-10-31 21:42
4
0
4995
2011-10-31 21:22
0
0
7961
2011-09-01 18:19
2
0
8972
2011-08-04 11:20
8
0
1971
在这个以全球化名义开始的新一轮掠夺中,“我们”也插手了。
当我们庆幸自己终于“阔了”,可以气宇轩昂地跨国投资的时候,我们选择什么作为?可持续的还是一次性的?别人土地上的生态与我无关?我们的奢华是否来自他人、他乡、他年的透支?当我们自得于“风水轮流转”,也可以到别人土地上捞一把的时候,我们有没有闪过一丝愧疚?掠夺、奴役,这些过去我们用来指责老殖民主义者的词,现在是否也可以用到我们自己头上?

邓启耀
2011-08-01 10:08
5
0
3611